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www.36678.com >

合同漏一句线万元

更新时间:2019-09-16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近几年中山企业遇到的法律纠纷案主要有被客户拖欠货款的经济合同纠纷和劳资纠纷这两大类,而被客户拖欠货款的经济合同纠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企业自身疏忽大意引发的。比如,中山市浙江商会有家做灯饰产品的会员企业,在签署合同时疏忽大意没有约定管辖法院的条款,就因为漏了一句线日,中山市浙江商会法律顾问、广东宪鼎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罗景山如是告诉记者。

  连日来,本报记者走访多家企业发现,不少企业老板身陷市场订单萎缩和被客户赖账等各种苦恼。随着国际贸易摩擦越来越多,不少主营出口的中小企业被迫从海外市场转向国内市场。而国内市场竞争的不断加剧引发赖账等经济纠纷越来越多。律师人士提醒中山企业家,签合同务必明确约定管辖法院在自身企业所在地。

  2018年,中山市浙江商会会员单位中山市某灯饰有限公司与云南省某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签署《商品订购合同》,合同约定该灯饰公司向云南省某酒店公司出售一批灯具,由灯饰公司生产并运输到云南省进行安装调试,但该合同中没有约定管辖法院的条款。

  该灯饰公司履行合同义务后,双方进行了对账行为,云南省某酒店公司向该灯饰公司确认拖欠货款100万元,但一直没有付款。该灯饰公司多次追讨无果,无奈于2019年向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在诉讼期间,被告方向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提起“管辖权异议”,认为“该案件应当在云南省的法院进行审理,理由在于出售的灯饰运输到云南省、安装地也在云南省,故此,合同履行地在云南省,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应当由云南省的法院管辖。”

  面对此情况,该灯饰公司委托中山市浙江商会法律顾问、广东宪鼎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罗景山介入处理。罗景山律师向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提交《管辖权异议上诉状》并提出多点看法,其中一点是就管辖领域中如何理解“合同履行地”的问题进行阐述。在二审中,法院最终采纳罗景山律师的观点,将案件保留在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审理。

  事后,被告方自知理亏,又考虑到案件在中山审理的诉讼成本高,因此主动同意支付100万元给原告某灯饰公司。至此,该案以中山市某灯饰公司成功维权而完满结束。

  罗景山律师告诉记者,在该案件中,当事双方签订的《商品订购合同》中并未通过书面明确对合同履行地进行约定,买卖合同的安装地不能等同于已经约定合同履行地。根据国内的法律规定以及司法判例,管辖领域的“合同履行地”与“合同的实际履行地点”是两个不同概念。对“合同履行地”的约定是要求书面明确约定的,并可以与“合同的实际履行地点”有不同。

  他认为,该案属于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情形,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确定管辖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之规定:“……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受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本案中,双方签订的合同对合同履行地没有约定,且引发合同争议的义务是云南省某酒店公司未履行向某灯饰公司支付货款的义务,即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因此接受货币一方所在地,即某灯饰公司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原告中山市某灯饰公司所在地人民法院,即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

  为此,罗景山律师提醒中山企业家,签署经济合同务必明确约定管辖法院在自身企业所在地,避免发生合同纠纷后要到对方企业所在地进行诉讼维权,否则将给中山企业维权带来各种困难。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